今天的琼琼依旧不想更文

我讨厌乙女腐。

【方应看x你】想你了。

*极限摸鱼,胡乱写的,近2k短打
*我好累不想写后续了(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可以写个车车)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立刻就删。我也没辙我自己关小黑屋里写的,撞了只能认栽。
*OOC OOC OOC【划重点】

红心蓝手!
————————————————
你记不清楚了,自己怎么来到这儿的。凭着丰厚的文化底蕴及了解到相关的历史文献,你勉勉强强猜了个大概,这应该是宋朝。
穿越了?像什么穿越生存指南一类的,你看过的还算挺多,但你就莫名的不想在街上晃悠,没走几下就进了个屋檐下躲躲这夏日里略显猛烈的阳光。
但你依旧坚持着走了下去,因为你看到了个酷酷的boy。说他酷也不能,因为这人天生眉宇间就带着笑意一般,无论在哪都是挂着点清浅的笑容,但却触之即散。靠着身上的锦衣华服能够看出来,这人是个位高权重的人。
可你不管,你就是想勾搭他。
可是你一靠近他,他挂在嘴边的笑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叫他都不理你,这就是为什么你说他是个酷boy了。
可一旦有什么别的人一靠近他,立刻就会被他身边的侍卫赶走,听多了那侍卫的名字,倒是还不知道他本人的,先把个喽喽的名儿记住咯。
那么你就先默认,他不讨厌你。
你一路小跑着跟在他身边,他身高腿长,走得快,一步顶得上你好几步,你有时都会差点走得摔了。他放缓了脚步,迎合着你的节奏,让你走在他的身侧,展开了黑扇子有意无意的放在你的头顶给你遮了遮阳。你别过头看向他,他却满脸不在意的样子。
就维持着这么个状态,直到进了他的屋子里。
宋朝对于房子的规格要求是很严的,什么人职位的人能住什么样的房子,等级制度森严且明显。牌匾上写着几个大字“神通侯府”,啧啧啧,这可远远超过了一个侯爷可以住宿的规格了罢?
“肯定是个贪官!看错人了!”你在心中腹诽道。可心头是这么想着,身子还不是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进门到里屋,一路上的侍女仆从们一口一个的“方侯爷”,你也大致知道了这人姓方,还生得这般貌美,叫他方好看得了。
到了晌午,你趴在餐桌前,看着他一口口还略显优雅的把菜品放入口中细细咀嚼,还每道菜只吃一口。奢侈!要是我我能给你全吃完!嘴下一个没稳住,这话你便脱口而出。
“再拿双筷子,本侯的脏了。”他提高了音量呼唤在外的侍女,她毕恭毕敬地呈上了一双象白玉箸,递到方应看的手边。他却指了指桌子的那一头,意思让她放过去。
可不是正是你的这方?你歪了歪头指指自己,确认是不是给你的?他跳了挑眉,没说话,继续举箸进食。你看他没什么反应,心中来气,腮帮子鼓鼓的嘟起来,就当他是默认了。
看着刚放上来的菜品,里面躺着一只河豚。他轻笑了声:“这河豚的模样,到有点像……”他看了看你所在的方向,“某人。”
?!我和你熟吗兄弟?一上来就这么怼我??虽说是没和你对话,但一看这眼神,怎么不知道说的就是你???看来不仅是个贪恋财富的大奸臣!还是个轻薄的大奸臣!!!
“侯爷,蔡太师……”彭尖看了眼你手中的筷子,原本不大的双眼都瞪大了许多,方应看却拉回了他的思绪:“继续说。”
“他又开始严查禁书了,已有十来个太学生被捕入狱。”
“我朝祖训不杀士大夫都忘了吗?他蔡京还真是越来越能耐了。”他眉宇间深深皱出了几道沟渠,你知道你现在不该做声,只是安静的旁观着——反正想跑估计也跑不掉。
“不过我方应看为何要去管那些太学生?他们的生死又与我何干?”他换上了副调笑的神情 。
好嘛!之前认为他还算是有点良知,果然看错人!
他口中又碎碎念着:“与我何关……与我何关。”手中折扇轻轻往手心中一打,发出了声不重不轻的响动,“彭尖,你就说我方应看想选几位谋士,传令下去,这几天选些太学生入府,等他不查了,再说没能选到满意的人选,让他们重新进书院,没到我满意,再不许发表文章。”
“是。”

或许他方应看这人,还不错?

你也时不时会在阴天出门,听听说书人道的话本故事,民间传的些官场风向,官员的风流艳事。倒还真没少听到方应看的,说他喜欢到处拈花惹草,甜水巷都进过了无数次,可却仍旧有不知多少姑娘拼了命的想往他身上缠去,即使是度一夜风流。
可你跟着他的这段时间里,还的确没看到他去过甚烟花之地。最多也不过是晚间在夜风里买醉,你便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因为劝酒并没什么用处,不如在他喝醉后,帮他递上一碗醒酒汤。
你想,他应该知道是你帮他递的。

你向来知道他酒量很好,但这次他是真的醉了。他终于肯和你说话了,但一开口却是你怎么也想不到的:“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回来?
你想起来了。你彻底想起来了。你早就死在了雪落原的冰川上,被厚重的风雪深深掩埋。他没能赶过来,你只在街头巷尾隐约听说过,侯爷那天是真真正正的掘地三尺,双手都被磨出了一点鲜血,几处冻疮。
最终还是没能把她找回来。
当时他一眼就认出了是你回来了,但如若正面与你对话,你便会消散。
天知道他是怎么按耐下这份心思,仅仅只是在需要一点慰藉时看看你便可缓解巨大的压力,撑过了数月,也没有对你说任何一句话。
你也想起来了,在战乱之中,你自然也顾不得什么,医者素问,悬壶济世,你为病人救治过后蛊毒突发,不治身亡,其实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你只是怕方应看对你心里有愧,想跟他说声:
“方应看……我不怪你的。”
“还有哇,我想你了。”

【科普】北宋一些风俗(一)

 *主要还是因为遇见逆水寒才写的
*希望能对大家写东西有用

*部分内容直接摘自《假装生活在宋朝》

目录


红心蓝手吧唧。
——————————
1.北宋末年蔡京提议将“公主”改为“帝姬”,所以如果写靖康之变(说白了就是刀)有牵扯到宫廷,称呼应该注意一下。

2.宋朝的确不会叫“妈”,这个需要注意一下。丈夫叫妻子“娘子”,妻子叫丈夫“郎君”,是不会叫夫君的。按照正统的来是叫母亲“姐姐”,可是太死板按照规矩来会很奇怪。

举个栗子吧我和方应看的孩叽(脸大无比),一口一个“姐姐”的叫我,我都可能怀疑辈分。这个按照个人喜好调整。

3.宋朝的茶不是散茶,是一整块的茶饼,如果有雕刻一些图案自然更加珍贵。宋朝的茶苦味是大大减小了的。

4.不仅仅是宋,古代各个朝代都特别喜欢铺张浪费,尤其是有钱人家做饭,一桌子的美食,每一道菜基本上吃两口就丢掉了。

中国的美食文化基本在宋朝开始辉煌起来,吃的非常非常多啊,所以绝对能够理解旅妹一到宋朝就是吃吃吃吃吃。列举几个非常有名的菜品:橙酿蟹,二陈汤(醒酒汤),酥琼叶(杨万里都曾经吹过它),河豚(北宋是真的有河豚哇!)

5.【高亮】感兴趣汉服的小姐姐可以看看这条!!宋朝服装文化是要把女性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和唐朝完全相反。以淡粉色,淡绿色,淡紫色等淡色为主,内衣叫做“抹胸”,但我看了看描述其实就是肚兜。穿的主要是褙(bèi)子,长袖,衣长过膝,两页开叉,领子为直领对襟式。出嫁时,女子会系香缨,也就是在腰间的香囊。

宋朝女性 缠足,是畸形审美,但是并不是所有女性都会缠足。旅妹生在三清山长在三清山所以肯定不会的(心理暗示)
————————————
目前先到这里吧后续的我看到再补。
假装生活在宋朝真的很好看,墙裂推荐。


有人求这个就发一下,不打tag。

真香现场无疑,之前的确更喜欢龟龟不喜欢小侯爷的。

置顶!!

你们好啊,我是白琼,可以叫我琼琼,或者叫我海南,叫大佬/太太/大大之类的会很不习惯。

写东西随心,一是想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二是想大家能够喜欢上我笔下的他们。

不可爱,是暴躁老哥。

白起和方应看是心头好,周泽楷和我羡是远处光。

墙头很多,目前是恋与/全职/楚留香/遇见逆水寒/渣魔天神,不踩一捧一,全员好感,不接受三观讨论,死也不吃拆官配邪教,同时也死都不吃乙女腐。

不仅不反对且墙裂要求催更!!不然没有动笔的动力!!!

目录

【白起x你】红领巾

【恋与F4x你】宠物饲养说明书

【恋与F4x你】如果有个很会熬夜的女朋友

【邱蔡】表情包。。。

【魔道全员向】灰姑娘及其配图(来来来看女装羡咯)

【双杰友情向】塑料兄弟情

【小论文】聊聊原著和遇见里的方应看

目前为止我略为满意的都放上来了,其它的。。算了算了我都看不下去。持续更新。

感谢你们的喜欢哇。

聊聊原著和遇见里的方好看

看了几篇分析吧,虽然没有透彻了解过原著,但多多少少知道了一点原著里的人设。

记得最清楚的一个点,他最后似乎叛国投敌了,这点我极度不能接受。第二就是利用(并睡了)很多的女人。

很多人评更喜欢原著里的方应看,好吧,这点我也不能评价什么,因为每个人观点可能不一样吧。我就更喜欢遇见里的方应看。

方应看这个人物在全书中毕竟不是主角,所以温老描写定然没有那么细致,算是放了一个大坑了,而且一黑到底,是个大大大大坏蛋。从小养成的三观告诉我我还是喜欢洗白白再配上点龙诞香,斜刘海单马尾的方好看。

因为想要了解这个人更透彻一点吧,所以一直在看和原著有关的同人和分析,之前花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接受了方应看在当侯爷前的初恋,曾因为他的初恋婉拒了他伤心得想死。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吃醋了?(√)不过那段时间应该是比较青涩的方好看,不太成熟稳重,能理解。

然后又花了好长时间才接受了原著里面的人设。

我就想了想,既然原著剧情那么难接受不如直接磕游戏里的方好看吧。他就是我们此刻认识的那个他,他心中有家国情怀,他胸中有凌云壮志,马背刀尖上保住的天下,明是非,辨忠奸,不惧落于风口浪尖;他说要你,如此月,入他怀;他说要沉疴肃清,他说要盛世太平,他用他的方式试图一步步的实现“盛世太平”的愿望——即使是弯路,会背上无数的骂名,他还是依旧义无反顾的走了上去,也再没有停下脚步。碍于封建社会制度,没有实现。

实在是被他的人格魅力给迷住了。

我觉得就我个人而言,现在不想在意他与多少个女人虚情假意过,他需要背负上多少骂名,他是否会遗臭万年;也无论他原著设定是奸是忠,是黑是白,是君子还是小人,我都想爱着我正在爱的方应看,陪他走完一生。

“应看岁岁与卿同。”

<恋与F4x你>如果有个很会熬夜的女朋友

*我不喜欢在我的作品中涉及乙女腐向
*全员向微长段子
*ooc ooc ooc
————————
【李泽言】

大约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你打开了电脑,准备开始赶正在做的策划案。

李泽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起身正准备回到床上歇息。看着电脑强烈的光线打在你的脸上,稍稍把周围的亮度调高了些:“这么晚还不睡,在做什么?”

“还不是李总布置的作业哦。”盯着电脑屏幕,你随口答了一句。

他有点动摇,不忍心看你这么晚了还在工作。走到床边轻拍了床沿:“允许你暂缓工作,睡觉吧。”

你当即严词拒绝。他轻叹了口气:“用睡眠时间拿来工作的笨蛋,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但却在旁边煮了一杯咖啡,坐在你身旁陪着你。

不知多久以后,你突然才发觉身边没了声响,只有细微的呼吸声。看向旁边的李泽言,他手扶着额头,就着这个姿势睡下了。

你用手指轻戳了戳他的脸颊,平时他板着张脸谁敢去招惹,趁着睡觉的功夫好好招惹招惹。他没醒过来,反倒还在你手背上蹭了蹭。

你被他这细微的小动作可爱到心发颤,差点没按耐住拿出手机拍个爽的心情,不过还是抽出了窝在怀里许久的手机。

(恍然间一看已经三点了)

【白起】

白起平常出任务的次数不算很多,一旦出任务总是早出晚归的。虽说你也习惯了,但总归会是很担心。

那天手头的工作特别多,正好白起出任务了不会催着你早早睡觉,比早晨还精力满满地开始了夜晚的工作。

白起那天的任务提早了一天完成,并不是个很棘手的目标,轻松拿下。回来时看了看时间,接近两点了。本以为开门会看到熟睡的你,在你的面颊上轻吻一下,却不料电脑的强光在四周黑暗的环境格外明显,无比清晰的映照出了仍旧在工作的你。

你听到开门的声音心下一惊,看清楚来人后,神情从惊讶逐渐变成了惊恐:“白…白哥……早,早上好啊……”

“不好。”

“这么有精力,我也不介意你睡得更晚一些。”

于是你第二天的确腰也不算很好。

【周棋洛】

在你身旁等场的周棋洛稍稍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挤出了一点点泪水。

“薯片小姐……已经十二点了……”

他略带一点委屈的意思,在你耳边用带着点撒娇意味的气音低语着。

“好了,我知道了,可是你也要稍微坚持一下,你在候场哦。”来剧组探班的你,才到场没多久就看到了周棋洛睡眼迷离的样子,柔声安慰道。

“可我好想睡觉啊……”他拿头轻轻地靠在你的肩膀上,不带一丝沉重的感觉,力度拿捏的恰好合适。

这副委屈的模样,你看了不得不心软了一点:“那你就先睡一会儿吧,叫到你的时候我再叫你起来。”

他努力睁着眼睛盯着我的脸,用着暂时不是很清醒的脑袋思索了一番:“那阿薯不睡吗?”

你说:“我?”

“我觉得我还能再熬五个小时!”

这话还没说完,他绵柔的呼吸便在你耳边轻响了起来。看来是真的很累了。

“睡吧。”

你真的守了他五个小时。

【许墨】

“诶许墨,你也没睡着啊?”

“是的,但是你不能和我一起哦。”

“不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夜咱一起熬!”

“那就一起吧?不过你不能勉强自己,身体最重要。”

(诶其实仨晚上不睡也没那么难。)(你和他一起感受到的这个事实。)
——————————
嗯,大概是最近几天都很晚睡觉脑洞出来的段子。最开始是只想到了许墨的,然后想凑足一下全员就莫名开了一个小坑。
开心食用哦,ooc怪我。

填了一下,我不知道我的图为什么上班部分被我裁掉了了

是本人!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白起x你>红领巾


*小白起太可爱了激情产粮
*半小时不负责任的一千字
*激动到爆炸
————————————————
你看着他小小的模样,心中觉得甚是可爱。他和别人不一样,穿的是中规中矩的校服,颈子上还系了条小时候最为熟悉不过的红领巾,站得笔挺。

琥珀色的眸子一直没变,只不过这双极为好看的眼睛里面多了分棱角,还未经岁月的打磨。乖张,桀骜,带着点儿童时期独有的童真和莫名的自信,和最普通的男孩没什么两样。

就这平凡的小模样也愣是能让你看出他的可爱劲儿,让人忍不住想去伸手摸一摸他的小脸蛋儿。不过刚刚一伸出手,就被这一小只给奶声奶气地拒绝了:

“你是谁?”

比起以后清亮而沉稳的声音,这样带着一点点咬字不清的小奶声,让你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不许笑!”比起之前还略微稳重一点的声音,现在掀起了波澜,带着一点气急败坏的意味,软软地控诉着你恶劣的行为。耳根子还不自觉地有点变红了起来。

嘿,白起这习惯可是从小都没变过呢?

心想着也不能这么调戏小白起,你当即正色,正要开口:

“我……”

诶不对,好不容易看到了小时候的白起,怎么着也得好好和他玩一下?

“咳,小朋友,姐姐这里有糖吃,你要不要跟着姐姐走啊?”

这么小的时候,你都没有受过防被骗意识的教育,小白起也肯定没有。你心里这么想着。

他看着你手中包装艳丽的糖果,刚刚伸出一点的手又微微弯了弯指头,缩了一缩。嫩的能滴出水来的小脸蛋抬了头望着你,小手牵着你的手指头,用比刚刚还要细的声音对你说:“我、我可以跟着你走,但是糖果能不能给我妈妈吃?”

你登时愣住了。被你定位为“普通小男孩”的小白起竟会如此关切他的母亲,这是你从未想到的。

见你久久没有反应,他又忙道:“家里人都不怎么喜欢我,只有妈妈对我好……”

“所以,能不能把糖给我妈妈吃?”他的眼神虔诚而又真挚,让你无心再去捉弄他。只是笑着摸了摸你一直很想揉揉的头,对他道:

“不要你跟我走了,回去陪着妈妈吧。”

“以后要小心,除了我以外,别的不认识的人给你的糖都不能吃。”

他连声想着你道了好几句谢,提起脚步就向着他家中的方向奔去。边跑边向我这边喊着:“我以胸前的红领巾起誓——!”

“我会记住你的——!”

走了挺远,你才慢慢回味着刚刚的经历。

白起他真的是最为平常不过的男孩了。但是扎根在了他骨子里的,对所爱之人的温柔;永远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在岩石的巨压下也能蓬勃生长挤劲儿。

他,能叫平凡吗?

他今后的人生残酷而漫长,现在你又能为他做到点什么呢?

一颗小巧,而又能暖到人心窝子里去的草莓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