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琼琼依旧不想更文

我讨厌乙女腐。

<恋与F4x你>如果有个很会熬夜的女朋友

*我不喜欢在我的作品中涉及乙女腐向
*全员向微长段子
*ooc ooc ooc
————————
【李泽言】

大约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你打开了电脑,准备开始赶正在做的策划案。

李泽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起身正准备回到床上歇息。看着电脑强烈的光线打在你的脸上,稍稍把周围的亮度调高了些:“这么晚还不睡,在做什么?”

“还不是李总布置的作业哦。”盯着电脑屏幕,你随口答了一句。

他有点动摇,不忍心看你这么晚了还在工作。走到床边轻拍了床沿:“允许你暂缓工作,睡觉吧。”

你当即严词拒绝。他轻叹了口气:“用睡眠时间拿来工作的笨蛋,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但却在旁边煮了一杯咖啡,坐在你身旁陪着你。

不知多久以后,你突然才发觉身边没了声响,只有细微的呼吸声。看向旁边的李泽言,他手扶着额头,就着这个姿势睡下了。

你用手指轻戳了戳他的脸颊,平时他板着张脸谁敢去招惹,趁着睡觉的功夫好好招惹招惹。他没醒过来,反倒还在你手背上蹭了蹭。

你被他这细微的小动作可爱到心发颤,差点没按耐住拿出手机拍个爽的心情,不过还是抽出了窝在怀里许久的手机。

(恍然间一看已经三点了)

【白起】

白起平常出任务的次数不算很多,一旦出任务总是早出晚归的。虽说你也习惯了,但总归会是很担心。

那天手头的工作特别多,正好白起出任务了不会催着你早早睡觉,比早晨还精力满满地开始了夜晚的工作。

白起那天的任务提早了一天完成,并不是个很棘手的目标,轻松拿下。回来时看了看时间,接近两点了。本以为开门会看到熟睡的你,在你的面颊上轻吻一下,却不料电脑的强光在四周黑暗的环境格外明显,无比清晰的映照出了仍旧在工作的你。

你听到开门的声音心下一惊,看清楚来人后,神情从惊讶逐渐变成了惊恐:“白…白哥……早,早上好啊……”

“不好。”

“这么有精力,我也不介意你睡得更晚一些。”

于是你第二天的确腰也不算很好。

【周棋洛】

在你身旁等场的周棋洛稍稍打了一个哈欠,眼角挤出了一点点泪水。

“薯片小姐……已经十二点了……”

他略带一点委屈的意思,在你耳边用带着点撒娇意味的气音低语着。

“好了,我知道了,可是你也要稍微坚持一下,你在候场哦。”来剧组探班的你,才到场没多久就看到了周棋洛睡眼迷离的样子,柔声安慰道。

“可我好想睡觉啊……”他拿头轻轻地靠在你的肩膀上,不带一丝沉重的感觉,力度拿捏的恰好合适。

这副委屈的模样,你看了不得不心软了一点:“那你就先睡一会儿吧,叫到你的时候我再叫你起来。”

他努力睁着眼睛盯着我的脸,用着暂时不是很清醒的脑袋思索了一番:“那阿薯不睡吗?”

你说:“我?”

“我觉得我还能再熬五个小时!”

这话还没说完,他绵柔的呼吸便在你耳边轻响了起来。看来是真的很累了。

“睡吧。”

你真的守了他五个小时。

【许墨】

“诶许墨,你也没睡着啊?”

“是的,但是你不能和我一起哦。”

“不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夜咱一起熬!”

“那就一起吧?不过你不能勉强自己,身体最重要。”

(诶其实仨晚上不睡也没那么难。)(你和他一起感受到的这个事实。)
——————————
嗯,大概是最近几天都很晚睡觉脑洞出来的段子。最开始是只想到了许墨的,然后想凑足一下全员就莫名开了一个小坑。
开心食用哦,ooc怪我。

填了一下,我不知道我的图为什么上班部分被我裁掉了了

是本人!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白起x你>红领巾


*小白起太可爱了激情产粮
*半小时不负责任的一千字
*激动到爆炸
————————————————
你看着他小小的模样,心中觉得甚是可爱。他和别人不一样,穿的是中规中矩的校服,颈子上还系了条小时候最为熟悉不过的红领巾,站得笔挺。

琥珀色的眸子一直没变,只不过这双极为好看的眼睛里面多了分棱角,还未经岁月的打磨。乖张,桀骜,带着点儿童时期独有的童真和莫名的自信,和最普通的男孩没什么两样。

就这平凡的小模样也愣是能让你看出他的可爱劲儿,让人忍不住想去伸手摸一摸他的小脸蛋儿。不过刚刚一伸出手,就被这一小只给奶声奶气地拒绝了:

“你是谁?”

比起以后清亮而沉稳的声音,这样带着一点点咬字不清的小奶声,让你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你不许笑!”比起之前还略微稳重一点的声音,现在掀起了波澜,带着一点气急败坏的意味,软软地控诉着你恶劣的行为。耳根子还不自觉地有点变红了起来。

嘿,白起这习惯可是从小都没变过呢?

心想着也不能这么调戏小白起,你当即正色,正要开口:

“我……”

诶不对,好不容易看到了小时候的白起,怎么着也得好好和他玩一下?

“咳,小朋友,姐姐这里有糖吃,你要不要跟着姐姐走啊?”

这么小的时候,你都没有受过防被骗意识的教育,小白起也肯定没有。你心里这么想着。

他看着你手中包装艳丽的糖果,刚刚伸出一点的手又微微弯了弯指头,缩了一缩。嫩的能滴出水来的小脸蛋抬了头望着你,小手牵着你的手指头,用比刚刚还要细的声音对你说:“我、我可以跟着你走,但是糖果能不能给我妈妈吃?”

你登时愣住了。被你定位为“普通小男孩”的小白起竟会如此关切他的母亲,这是你从未想到的。

见你久久没有反应,他又忙道:“家里人都不怎么喜欢我,只有妈妈对我好……”

“所以,能不能把糖给我妈妈吃?”他的眼神虔诚而又真挚,让你无心再去捉弄他。只是笑着摸了摸你一直很想揉揉的头,对他道:

“不要你跟我走了,回去陪着妈妈吧。”

“以后要小心,除了我以外,别的不认识的人给你的糖都不能吃。”

他连声想着你道了好几句谢,提起脚步就向着他家中的方向奔去。边跑边向我这边喊着:“我以胸前的红领巾起誓——!”

“我会记住你的——!”

走了挺远,你才慢慢回味着刚刚的经历。

白起他真的是最为平常不过的男孩了。但是扎根在了他骨子里的,对所爱之人的温柔;永远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在岩石的巨压下也能蓬勃生长挤劲儿。

他,能叫平凡吗?

他今后的人生残酷而漫长,现在你又能为他做到点什么呢?

一颗小巧,而又能暖到人心窝子里去的草莓糖而已。

<恋与F4x你>宠物饲养说明书

*白起叽泽言喵洛洛汪和黑土狐的饲养说明了解一下吗?
*突然皮一下的成果,含很多很多私设
*oocooc
————————————————
白起
中文学名,白起叽。别称,白鸽(白哥!)
适宜生长环境:任何地方。不惧寒,不怕热,需要多多放出运动,会自己从窗边飞回,不必担心。
身长:18.1cm(181÷10),可居家可放养中型鸟,战斗力极其的nb。
特点:贴近胸口处有一撮疤痕形羽毛,总体呈蓝白色,体型优美,手感……咳。
不喜别的宠物靠近,需要给他自由的空间,小窝配合银杏树一起放置。无具体饲养指南,你做的他都喜欢,十分顺从你的心意。
(ps:白起叽很温柔,时不时会帮你捋顺头发,衔来好几片银杏叶做家里的装饰。)

许墨
中文学名,黑土狐。别称,随便怎么叫(不)
适宜生长环境:不需要颜色的地方。行踪飘忽不定,需要谨慎关注他的动向,也许就不跑回来了呢。
身长:36cm(180÷10×2),小型居家狐狸,也需要常带外出走动。
特点:右眼受伤,据说是自己摔倒不小心撞的,全身紫黑色,尾巴蓬松柔软。
越主动靠近他,他越想要远离你。只能看到你的色彩(也许你每一天都要换上颜色不一样的衣服和他一起呢(bushi)
(ps:黑土狐有时候会舔舔你的手心,湿润的小舌头撩得心痒痒)

周棋洛
中文学名,洛洛汪。别名,金毛天使(不)
适宜生长环境:拥有着零食的天堂(bushi)非常黏人,在空闲的时间会喜欢和你待在一起。需要经常出去遛弯,不然有发胖的可能性。
身长:176cm,居家类大型犬。
特点:毛色金黄,虹膜蓝色。在阳光下要闪瞎眼的那种金黄(所以不得不戴个遮阳的衣服)
无时无刻都能带给你温暖,暖到心房里的暖,对待外人较为生疏。喜欢任何东西,尤其是零食,要看好他不能吃太多零食呢。
(ps:严重怀疑装备了寻找美食的雷达,找到的吃的比你找到的还要好吃。)

李泽言
中文学名:泽言喵。别名:老狗逼(bushi)。
适宜生长环境:家中。公司里也行。最好温暖舒适怡人,只要不出门都在公司,十分好找,佛系一点。
身长:41.5cm(183-100=83,83÷2),大到中型猫之间的体型。(本来是中型猫的但是在成为大型猫的路上一去不复返,真的。)
特点:乌漆嘛黑的,眼睛紫色的,爪子贼拉锋利,不给他铲shi不给他猫粮就会轻蔑的看你一眼
“呵,人类。”
特别挑剔,追求完美。阿李喵真的很严格呢。看上去特别冷漠但是每次都会趴在你的腿上让你撸毛撸个爽。
(ps:你每次都会有一种神奇的错觉,总觉得他在对你的所有行为进行大肆的吐槽。)

<白起x我>不相信

*大概是论我自己之前很多想法,很多的“不相信”都被老白这个人一个一个给推翻了的故事吧。
*莫名其妙的短篇
*有感而发?
*随意看看就可以了
————————————————
我不相信很多事情。

(1)
从来不相信会有一见钟情一说,从来都是认为只会日久生情的。

而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一眼一万年。

见到白起的第一眼,不算浪漫的开头,是他在雨中奔跑的背影。宽大的肩背被雨水微微浸湿了些许,带着一点少年时候特有的轮廓,干净,清澈。

那时候没有直视他的眼睛。

七年之后的现在,再一次重逢时,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有着点略带慵懒的色彩,而在看到我的时候,我明明确确的感受到那一瞬间的清亮。他的目光和我的目光相交,透过那扇眼睛的窗户,直击中了心灵。

不相信?

(2)
从来不相信会有人愿意陪我度过生命中每一个不愉快的时光,每一句话都可以对他倾诉。

哪怕只是在手机的聊天界面,哪怕只是几个字,二三句话,白起这个人就是会放在心上。

看向信息框时,总是“对方正在输入中”。其实白起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回复我的一句话,他却愿意斟酌好字句,切身顾及到我的感受。他会对我发的每一小段文字感到紧张,用他那不多的言语表露出对我无微不至的关心。

无论何时、何地,白起都会把我捧在心尖上,他都会用心地关注着我的一切。甚至我平时都无甚注意的饮食习惯,作息习惯。

不相信?

(3)
从来不相信会为了一个人的安危如此的紧张,旁人只是旁人而已。

不论安危,仅是看着白起胸口的疤痕都能心疼半天。每天祈望着他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到家中,可他却时不时地给我一个惊喜,遍布全身的伤口是常事了。

“触目惊心,触目惊心”

这一个词语不能再准确无误的形容看到那些血|淋淋伤口时的情景了。

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泪水不要往下掉,一不小心就会掉到白起的伤口上,他会更加疼痛。倒吸一口凉气的“嘶”声,无时无刻不让我心头紧紧地揪住。只能帮他包扎好伤口以后,还被他若无其事般的语气安慰着:“我没事的,你别哭。”说罢还在我的头上轻抚了一下。

你|他|妈不想让我哭就别受伤啊……

止不住的脏话就那么冒了出来,在激动的时候。

如果把心能比作一根弦,紧得似是只要轻轻一弹拨,就会崩断一样。心中的难受比不得白起身上的苦处,但却有不可言喻的疼痛。

不相信?

(4)
从来不相信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说法。

从来都认为日子慢慢过下去,爱情总会淡,从未有过对婚姻的憧憬,即累又麻烦,还要承担一系列的风险。

每次看到白起在他的家中工作的样子,浅茶色的头发有几缕随着敲击键盘的动作而微微摇晃,我就趴在他的单人床上,看着他认真工作的情景,心里说不出来的快乐。只想这么过下去一辈子。

不相信?

(5)
我不相信的事情很多,而因为他,我相信的事情,开始变得更多了。

————————————————
这真的是深夜没有丝毫草稿的小随笔,没有斟酌字句,可能效果出来不是那么好。
深夜灵感,随便看看吧,只是随笔。
如有错字欢迎来纠。
很晚啦,睡觉了。

你们都不喜欢看长篇吗???那我还是写写段子吧。

<白起x你>520这个日子哟

*补520贺文
*大草原上学骑马
*骑马的起子可帅了不是吗
*总之我很喜欢www
---------------------------------------
五月下旬,小满的刚开始。夏天的太阳总是那么的灼人,汗珠总是控制不住地往下淌。不过,有时候在身上的水珠,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珠,因为也许,前一刻还是烈日的炙烤,下一秒就是阴雨绵绵。

夏天是个磨人的季节。

不过说真的,你还是挺喜欢夏天的。因为夏天你才能不顾及白起的唠叨,穿穿你平常都不能穿上的小裙子。

这么就比较开心了。

你高高兴兴地拿出你存封了好久的裙子和白色小皮鞋,正准备穿上的时候,白起却扔了一件运动长裤到你的身旁。

“穿上。”

你看到那件略紧身的裤子,想转身横一眼站在你身后的白起。刚一转身,就被他在背后按住了肩膀,让你坐在椅子上,靠近你的耳边,对你说:

“今天……带你去骑马。”

说到骑马,你唯一的一次印象就是在小时候,爸爸带你骑过。除此之外,别无他人了。

不过现在,白起却不是那“他人”中的一个。

回想了一下今天的日期,你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拎起那件还有点宽松的长裤套了进去,心里默默腹诽道:“去骑马为什么就不能穿裙子了……”

马场却是不如草原的,更无“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般的北国草原风光,但总归一方有一方别样的风景。

就好比你眼前所见的。

一大片没有任何杂质的新绿,即使到了热浪一波一波来袭的夏天,依旧绿的如初春刚破土而出的嫩芽,草尖还有一点微微的黄色,像是用透明度调得刚刚好的水粉笔刷上的色,绘出的一幅完美的画卷。

目光所及之处,还有些白色的栅栏和跨越时必要的障碍物,低低矮矮地躺在地上,其实是它们还未被立起来的样子。

近处是好几间棕黑色的小木屋,被一扇门给挡住了人想要顺着往里看的目光,反而从侧面延伸了出去,几片宽大的厚木板下,是一匹匹的骏马。约是有十来头吧,从你的角度眺望过去,也能看出它们的高大。

差不多有白起那么高吧。你朝着马棚那边比划着比较道。

清晨出发,到那时天才刚刚全然被晨曦的光辉染上了金黄的颜色,你和白起走近了马厩,看着农场主把一匹通体乌黑的马给牵了出来。草坪上强烈的背光感使得你看不清那匹马的相貌,但从那依稀的轮廓中,就可以分辨是一匹极为健壮的马,在这天与草连成一线的地方,给了你的视觉极大的冲击。

你攥着白起衣袖的手不禁又捏紧了一些,唇中发出些许赞叹的声音。

他从上视角看着你赞叹的表情,这次总算是没白来。

工作的压力和手机的诱惑让你渐渐变成了一个肥宅,成天窝在家里,不是瘫在沙发上,就是躺在床上,再不济,只能是窝在榻榻米和椅子上。想拉你出来锻炼,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这次出来,在劝你方面也是废了很大功夫的,这些功夫很出他意料的没有白费,让你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每个女孩小时候应该都读过童话故事吧,公主都会有自己的王子。而那个王子,会骑着一匹白马出现在你的面前……

而不是黑马。

当白起牵住那匹黑马的缰绳时,你小步小步地跑过去,指着旁边的那一匹纯白的马,在尾巴上,还有一小撮不合群的黑色。简直和白起的耳钉一模一样。

黑马被冷落在了一边,你跃跃欲试的想要骑上这匹马,可惜由于硬件配备不怎么样,你完全够不到那匹比白起还要高出一些的马的后背。想爬又爬不上,想下又丢了面子,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感觉让你十分的无奈。

白起见着你这副样子,绕到你的后方,把你一把抱了起来,轻而易举地骑上了马。突然失重又平稳落到马背上让你有些心悸的同时又不得不惊讶于白警官超乎常人的臂力。

准备再次跨步到白马旁边时,你身下的马突然一摇尾巴,直往白起的脸上抽。刚刚凭空抱起一个成年女性仍旧波澜不惊的脸上突然破了功,眉头蹙了蹙。

男朋友被打了,这个仇还是要报的。你往那匹马的臀部不重不轻地打了一下。它嘶鸣一声,不安地扭动起来,颠簸得你死死抱住它的脖颈,小小的“嗷呜!”了一声。等它平静下来后,才分了个心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那边已经骑上了马的白起。

“嘿这白起?自己骑上马了就不管我了?”你在心中默默抱怨道。

不过那边的白起,抖了抖缰绳,径直向你这边走过来。抚摸着黑马的马背,让它平静下来,再手把手的教你牵起缰绳,缓缓地向前走动。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你紧张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了,马儿的脚步也越发轻快起来,不过你还是不敢加速,就让它这么慢慢地小跑着。

白起擦过你的身边,轻揉了揉你的头发,道:“看好了。”

不再是清晨,马场中的路障都被扶了起来。你望着一个个参差不齐的路障,有些慵懒地把头靠在了马儿的鬃毛上。白起甩了甩他那头干净的浅茶色短发,带上了头盔。

先响起的是清脆的马蹄声,落地时很重,抬步时又十分轻捷,光是用听的,便能知道,马儿正向着你目光所及的地方奔去。

女孩愣愣的看着男人策马奔驰的身影,像是整个天地都能驾驭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一抖缰绳,马蹄便随着他的动作而越过接踵而至的障碍。

骑了两三圈下来,燥热的天气让白起身上微微冒出了一点汗水。凝固在皮肤上面的小水滴受到了正当空的太阳的影响,折射着它的光芒。整个人像是发光一般,熠熠生辉。

“帅!”你默默感叹道。再回神,你竟是鬼使神差一般跟上了白起的步伐,和他一齐策马同游。

回望茫茫草场中,有一黑一白的身影。黑的总是小心谨慎地慢慢骑着,但也在不断追赶白色的身影。而白色的身影总是飒爽地骑着,若是离黑色远了,便驻足停留片刻,似是在玩一场乐此不疲的游戏。

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午后。阳光没有正午时那么灼热,却也是明媚。银杏树是一种可以抗虫害,污染,烟火,尘埃的植物,许多地方都喜欢种植它。更何况,它的花语为:永恒不变而又纯情的爱,亦能拥有长久的寿命。
它是不变的宠儿,连马场这种地方也未放过。

骑着你身下的这匹被你取名为“大黑”的马儿,晃晃荡荡来到了这片银杏树林。起身下了马,蹲坐在最粗壮的那棵银杏树下抱膝休息。微风在夏日中是十分惬意的消暑工具,带着丝丝的凉意,极其舒适。

触得到微风,却不见方才一直在你身边的白起。

忽的,头顶传来了“沙沙”的声音。还未来得及抬头看个究竟,一片银杏叶已经落入了你的手中。仍是青翠的绿色,秋天还未至。有些叶子却凋零的快,变成了秋日才有的黄色,风一吹,先落下来的自然就是它们。

黄色的银杏叶雨和绿色的银杏叶伞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幅画卷,不是山水画,不是写意画,也不是工笔画,而是用油墨水粉点上去的印象派画风。让你惊得微微张开了唇。

白警官却不知从哪个地方走出来,绕到你的身后轻轻捂住了你的眼睛,难得幼稚地说了一句:“现在先别动,倒数三个数。”

“三……”

“二……”

“一!”

他把手指从你的眼睛上拿开,两片小银杏停在了你的面前,随后,跟着风轻轻舞动了起来,仿佛在完成一首没有乐曲伴奏的华尔兹。

你的兴趣完全被吸引了过去,跟随着它小跑了起来,它越飘越远,越飘越远,一直飘到了白起的手中——

那里面不仅躺着两小片银杏叶,也有一个丝绒的小首饰盒。打开后,戒指上刻着的银杏与面前两片的模样重叠在了一起,正中间还有着一颗适中大小,却胜在精致灵巧的钻石。

当你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系列的动作时,白起已经虔诚地捧着你的双手,单膝下跪,道:“你愿意,嫁给我吗?”说罢,轻吻了你的指节。

你感觉眼眶有点的湿润,想下意识地去抹一抹,却发现手被白起牵住。按耐着心下的汹涌澎湃,考虑到白起还一直跪地,还未站起,一把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轻轻地道:

“我怎么可能会不答应你呢。”

随即迎上的,是他热烈的吻。不带情/欲色彩的,只是唇与唇的相互贴合,描摹出对方的样子;是虔诚的,庄重的,却又带着满满的爱意。

“刚才我才发现,原来对自己深爱的人求婚时,先前准备好的语句都做了废。”

“只要你,就够了。”

嗯,这是一个满意的520。
————————————————
后来你问白起,那天为什么那么撩!
他轻咳了一下,道:“呃……网络教程。”
嘿,果不其然。
随后他不自然地摸了摸耳朵:“也带着一点自己的创意。”
你对着他绽开了一个既无奈又带着妥协意味的笑脸,道:“我的白警官哟……”
————————————————
写了四天,卡了四天。四天量的文终于结束了!
我会考虑要不要放一个小番外的,嗯。我真的好想看看有没有太太画一下我们骑马的起子。。

<白起x你>清晨的校园

*一个小随笔,到校太早了有的灵感
*总之就是疯狂吹吹白起
*文笔非常差疯狂ooc
*随便练练笔的,随意看一下就好
——————————————————
六点钟的校园,和平时极为不同。安静得没有一丝的杂音,仅有窗外树丛里,草地间,传来参差不齐的鸟叫,虫鸣声。

走进校园,连脚步也放轻了,像是不愿意打扰这片刻的宁静。

在认识白起以后,你想过与他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再回到一次校园。

这次他却没有来,临时下发任务,不能陪着你。

不过你却没有觉得很失望,毕竟白起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他对任何事情的责任心和正义感,而不是,会为了陪女朋友而放弃自己内心的信念的人。

清晨的风,十分舒适,怡人。你走进高中时曾经坐过的教室,感受着风的轻抚,好像白起平时轻柔地蹭着你的脸颊,下一刻,就是他让人迷醉的吻。

感觉太好,让你想久坐于此,不愿离开。

你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忽的,从对面的琴房里传来了带着打击旋律的钢琴声,是你高中时喜欢弹的那一曲,旋律铭记在心中,千遍百遍。

只不过,在琴房里弹奏的人不是你,听曲的人,也不是白起。

初入夏,校中的银杏叶还没有蝴蝶般纷纷坠落,只是生机勃勃地长在树上。昨夜的雨露未歇,晶莹地挂在一片一片绿色的银杏上,不比秋天坠落时的唯美,却有着青春年少时的青葱岁月。

不知为何,又想起来白起。

想起了他等待自己的那七年;

想起了高中时,自己对他的不信任;

想起了他一直用他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自己;

想起了他给你写的那封带血的告别信。

其实,你最想问的,是那年他给的道别信,到底上面写了些什么?可是他总是轻描淡写地给你一句话:

“没关系,都不重要,我现在有你就够了。”

不是对于恋人发问时敷衍的说辞,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你最好的回答。

不然,他不可能会让你知道,从晨曦直到日暮,从初升的太阳一直到它的光芒染红了天边。他捧着那本拜伦诗集,十四个小时的等待,却换不来你的一眼,一封回信,亦或是一句话。

遇到他后,你想过很多。

因为他,你喜欢上了蓝色。

因为他,你喜欢上了银杏叶。

因为他,你喜欢上了风。

因为他,你想去到世界各地,和他一起。

你想感受世界各地不同的风,塞纳河畔的风,瑞士雪山的风,莫斯科红塔上的风。似乎这些风,都带着他的气息。

你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摘下一片银杏叶,轻轻描摹着它的脉络,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对着风喊了一声:

“白起!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突然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不过,你就是想要把它说出来。

说罢,转身离开了教室,走向琴房,抚上了黑白的琴键,仿佛只是轻抚着,它就能凑出美妙的旋律。

坐上椅子,生疏多年的琴键还未让手指习惯于这种感觉,弹错了好几个音。双手愤怒地在琴键上一砸,它像在回应你一样,也发出了难以入耳的音色。弹错调子和手指生疏的羞愤感顿时全无,虽不知为何,但你就是想要好好地弹完一整曲。

你小巧而又不失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不停地方敲击着,似乎在这钢琴的世界里面,也有你的一番天地。

曲子变得轻快愉悦了起来。

白起随着风悄悄靠近了你的窗边,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

被这个女孩救赎的那一天。

那个他刻骨铭心,难以忘怀的那一天。

许下了守护这个女孩一生承诺的一天。

听得入神,他没有察觉到琴声的戛然而止,也没有察觉到你正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你打开窗户,一把抱住了悬在窗户外的白起,质问道:“说,白警官,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公务来到这里的?不是有临时任务吗?”

被你突如其来的怀抱吓住,还未反应过来,又被你一连串的问句砸地有些莫名,愣了片刻,反抱紧了你,在你耳边说:“是谁对着风大喊喜欢我的?”

你突然想起了刚刚在教室里的那一幕,把头埋进了他的胸口中,闷闷地说:“那也不能放弃公务嘛,你是警察,不是闲人。”

听出了你这句话中一分醋意,三分撒娇,六分知性大方的言语,他把你抱得更紧了,跳出了窗外,对着你说:“公务自然是处理完了的。”

“但还是,陪在某人身边更重要。”

说罢,他的唇角勾了勾。

他笑了。

似乎午间透过缝隙撒下来的阳光也融化在了他那一抹笑意中,少年时的青涩感和眼前男人的沉稳感融合在了一起,这就是你深爱的白起。

你挚爱的白起。
————————————————
哇,其实这篇插队了洛洛那篇复联首映的贺文,因为那篇暂且还没有特别多的灵感,就先把这个给写了。
极限一小时一千六百字,很无厘头的小短篇吧。
我知道这个时候发没啥热度的,哎也没关系,可我就是这么喜欢我的白起学长。